追蹤
尼諾走下腳印
關於部落格
低調呢喃聲....慢慢催
  • 235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Maybe We're Making God Sad And Lonely --- Dreamend

來自Tortoise的故鄉以及充滿藍調與爵士樂的 芝加哥,Graveface Records又再次生產了
一支我始終愛不釋手的 post-rock 樂隊,不知不覺已聽了不下數十遍,走在低調邊緣
且偶爾釋出清澈又溫暖的男聲,是善於利用延遲效果與Ambient背景的Dreamend,他們將美麗的詩篇譜成夢幻般的聲音,即使平靜單調或是男主唱囈囈吟唱,都讓我魂牽夢縈;


難得的是,
在2004年的第一張專輯『As if by ghosts』,俱聞此專輯為限量發行,
且每張封面皆為不同人物的黑白照,相當具有特色。以『The Almighty』
迷幻般的吉他聲響在細膩簡單的鼓點下,慢慢推進至暴虐的吉他
音牆中,殘暴的爆炸聲響似乎顛覆了以往以神命名的曲目,緊接下來
的黑暗續幕抓著迷幻旋律的尾巴漸漸消失在暗潮中。
『The Old House It's Occupants』震起巨大的音牆依舊毫不遜色,
但這股浪潮卻是來的如此清澈,即便浸潤了整片荒漠。
而當拾起這片荒漠的沙礫,『Slide song』正以單調色調描繪出令人
心曠神怡的荒漠風情,不免想起『Lanterna』擅長的美國公路電影配樂。背叛post-rock緩慢鋪陳的結構式,『Ten Guitars from salem』將送上殘暴的開始,才慢慢品嚐優雅的曲調。



 2005年彷如 Sigur ros 降世在『MAYBE WE’RE MAKING GOD SAD AND LONELY 』的第二張專輯,雖無法比擬Jonsi的動人假聲,但令人感到欣慰的是,整張專輯瀰漫霧朦朧的空靈氛圍使人縈繞心頭,不作夢都很難。首曲『A Place In The Memory』製造最動聽的 Ambient 氛圍,一步步走入夢鄉與幻象中,陶醉在美妙的聲響下,怎能抑制蜜糖般的甜味呢,這股交疊在思緒中的有聲畫面如同多愁善感的詩人,站在最遙遠的高山上面對浩瀚無垠的繽紛大地而顫抖。
而最令人感動落淚的『New Zealand』,初聽之下以為是悲傷的Mono拾起所有人的靈魂,在空寥的深處低鳴著,沉靜片刻後的隱藏曲,瞬間幻化為激盪人心的美麗詩篇,層層堆砌的旋律使我被牽引至另一更深一層的思緒。當『Iceland』漣漪般響起迴盪左右的吉他聲,難免會錯把sigur ros聯想在一起,彷彿依循著冰島的礫原尋找凍結在內心深處的記憶,在持續飄雪的寒冬,卻什麼都不記得~~突想起加拿大樂隊Faunts『 Place I've Found』與此首歌竟有異曲同工之妙,以溫暖低調的呢喃聲才能夠融化冰封已久的冰原,找回迷失歸途的自我。強烈Shoegaze風格的『Mary Cogswell & FredVaillancourt』與『Can't Take You {Dif}』,以Dreamend最為擅長的暴虐式吉他音牆,抽動每一條已死去的神經,以華麗的躁動姿態激起體內狂躁的情緒。充滿Ambient氛圍的『In Her Little Bed We Lay Her』,在聲聲呢喃中下意識地被牽引至靈光乍現的最深處。


今晚你還失眠嗎!?


by  尼諾    Link  Dreamend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